珠峰大本營的日常生活

珠峰大本營的日常生活珠峰大本營位于昆布冰川腳下,周圍環繞著地球上最具標志性的山峰。每年有成千上萬的旅行者徒步前往珠峰大本營,沿著尼泊爾境內的其他路線,并不攀登珠峰。
攝影:FREDDIE WILKINSON,國家地理
 
撰文:FREDDIE WILKINSON
 
  每年春天,幾百名國際登山者不遠萬里來到世界最高峰珠穆拉瑪峰,試圖登頂。然而,他們大部分時間并不是在攀登,而是在兩大主要營地里休息、適應環境、做準備工作。一座營地在尼泊爾方面,另一座則位于山對面的中國西藏。大本營里既有平淡無奇的日常生活,也有物資調配的挑戰,偶爾還會出現生死攸關的險情。
 
  珠峰大本營的日常生活  自從20世紀90年代,珠峰出現了商業登山后,前往山頂的游客數量激增。在尼泊爾昆布冰川腳下海拔5300米的地方,仿佛出現了一座繁華都市。一起來看看這座空氣稀薄的臨時“大都市”吧! 
  南部直升機場:直升機負責將傷病患者送到加德滿都接受治療。近年來,尼泊爾方面直升機的使用量大幅增加。 
  國家地理營地:2019年,國家地理學會也建立了一座營地,用于科學研究。 
  珠峰連線:登山者通過預付費的高速寬帶互聯網卡,可以與世界其他地方保持聯系。游客和當地人都可以在尼泊爾的珠峰連線公司買到這種卡。
  珠峰大本營醫療站:喜馬拉雅山救援協會的“珠峰探險者”針對基本病癥提供上門服務。如果患者病情嚴重,會有直升飛機送往加德滿都。隨著高度的升高,攀登者患上各種疾病的風險也在增加,包括肺水腫、腦水腫和血栓。 
  大圓頂帳篷:登頂七大高峰公司的營地中央有一個巨大的圓頂帳篷,在那里可以看到壯觀的群山。 
薩加爾馬塔污染控制委員會營地:1991年,昆布地區的民眾建立了這個非政府組織。該組織負責管理營地和徒步路線上的固體廢物清除工作。
  北部直升機場:在尼泊爾,直升機服務是一項大生意。雄心勃勃的登山者需要步行一周才能抵達大本營。但只要支付高額費用租一架直升機,就可以縮短在村子之間行進的時間。
 
兩座大本營
 
  登頂珠峰的主要路線有兩條,各自有各自的大本營和獨特的扎營體驗。北線在西藏一側,相對容易,可以一路開到大本營。很多選擇北線的探險者從尼泊爾加德滿都出發,然后驅車進入中國邊境,抵達喜馬拉雅山。
 
  而南線則要經過尼泊爾,通常需要跋涉一周才能來到山腳下。這一路線相對偏僻,不過直升機提供了很多便利。
 
  兩座營地分別坐落在兩個巨大的冰川峽谷中。在北面,西藏方面的大本營位于絨布冰川的終磧之下;在南邊,尼泊爾方面的大本營則位于布滿巖石的昆布冰川之上。
 
挑戰生理極限
 
  兩座營地之所以選在海拔5300米的地方,是有原因的。在5500米至5800米的地方,人體各項機能會進入衰退狀態,在那之上,生命無法持續。簡而言之,沒有人想住在比那更高的地方。
 
  大本營里的設備一應俱全,以此為基地,登山者可以一鼓作氣攀登三五天,再返回大本營,在相對舒適、氧氣更充足的地方恢復體力。
 
珠峰大本營的日常生活大圓頂帳篷
登頂七大高峰公司在珠峰大本營中央搭建了一個圓頂帳篷。
攝影:FREDDIE WILKINSON,國家地理
 
珠峰大本營的日常生活坐擁群山
登頂七大高峰公司的帳篷有著透明防護板,可以看到喜馬拉雅山最壯觀的風景。在向導的指導下,登山者大部分時候待在海拔5300米的大本營里,休息和適應環境,為攀登空氣稀薄的高峰做準備。在更高的地方,生命無法持續。
攝影:MIKE HAMILL
 
無微不至的照顧
 
  根據知名珠峰博主Alan Arnette的說法,2019年春季,尼泊爾旅游局簽發了375份珠峰攀登許可證。事實上,只帶著許可證、帳篷就準備攀登是違法的。所有外國人都必須經過當地一家注冊物資公司。該公司負責提供大本營的住宿、膳食和基本的洗浴設施。
 
  在大本營里,每一個登山者都配備了三四個當地人,比如協助登山的夏爾巴人,或者營地的工作人員:廚師、洗碗工、服務員、領隊。他們的任務是照顧登山者。
  
  這這個小型服務業的工作人員大部分是尼泊爾人,但不全是夏爾巴人,他們是大本營運轉的支柱。
 
一日三餐吃什么?
 
  俗話說:“士兵是靠胃打仗的”,攀登珠峰也是這樣。探險公司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盡可能為客戶提供最好的食物。大多數商業探險公司都力求做到一日三餐,其中包含蛋白質、碳水化合物,還有一些果蔬。主要食材是米飯、意大利面、雞蛋、罐裝水果和蔬菜,以及薄面餅(當地稱為恰巴提),但有想法的廚師總能做出誘人的美食。牦牛、直升機或吉普車會定期送來新鮮農產品。
 
  兩餐之間,還有很多零食,熱飲、果脯、糖果,以及無處不在的品客薯片。
 
  當地工作人員則吃尼泊爾食物(基本上只有茶,還有用大米和扁豆做的尼泊爾傳統燉菜),他們做飯有一個單獨的帳篷。
 
珠峰大本營的日常生活對于大廚Subash Magyar而言,廚房是施展魔法的地方。米飯、意大利面、雞蛋、罐裝水果和蔬菜,以及薄面餅(當地稱為恰巴提)組成了登山者的一日三餐。
攝影:FREDDIE WILKINSON,國家地理
 
“大都市”問題
 

  探險公司的營地通常先到先得。一些精明的組織者甚至會派當地代表,提前幾個月占位置。幾平方公里的地方,有數百人在此安營扎寨,大本營的組織者和小城市的規劃者面臨著同樣的問題。
 
  在尼泊爾的昆布冰川大本營,薩加爾馬塔污染控制委員會努力維持著基本的衛生標準。中國政府在絨布冰川大本營也在進行著同樣的工作。搭建浴室帳篷,這樣垃圾和廢棄物就可以扔到放了垃圾袋的垃圾桶里,然后送到低海拔的地方處理。雖然這么做之后,營地相對干凈,但在其他地方,卻有大量垃圾——這些是人類早期探險留下來的。尼泊爾方面正在努力逐步清除所有這些垃圾。今年,為了控制垃圾和廢棄物的數量,中國方面限制了前往珠峰大本營的人數,并禁止游客參觀。
  
珠峰大本營的日常生活僅僅是去尼泊爾方面的珠峰大本營就需要長途跋涉一周,但到那里之后,游客可以通過尼泊爾的珠峰連線公司的預付費互聯網卡與世界各地保持聯系。生活的簡陋程度具取決于游客自己的選擇。在最豪華的營地,游客可以享受到家一般的感覺,洗個熱水澡,做做瑜伽,飯后還能看場電影。
攝影:FREDDIE WILKINSON,國家地理
 
豪華營地
 
  和所有的城市一樣,總有一些“社區”更好,也就是說,珠峰團隊的住宿條件不盡相同。高端營地和廉價住處有哪些差別呢?現在,最高檔的商業戶外用品商可以提供寬敞的有帆布墻的帳篷,里面有床、汽油發電機提供無限電力、熱水淋浴、信號穩定的無線網絡,飯后還能看場電影,甚至還有專門用來做瑜伽和拉伸運動的帳篷。但這樣的物質享受并不便宜。最豪華的營地高達10萬美元,而廉價住處只要2.5萬到4萬美元。
 
  不過,不要指望珠峰大本營會出現迪斯科球燈和喧鬧的派對。大部分團隊都相對孤立,且很早就入睡了,至少在登頂之前是這樣。
 
  登山季結束后,大部分有向導的登山者會盡快回家,但大本營的工作人員還需要幾周時間,拆除所有東西,并運到山谷里收好。很多運營商會在附近的村莊租一個地方,這樣就不用送回遙遠的加德滿都。
 
醫療服務
 
  很多大型探險公司都有自己的隨隊醫生,畢竟喜馬拉雅山兩邊的醫療服務有限。如果生病嚴重,一定要盡快離開大本營,到低海拔的地方。
 
  在昆布冰川大本營,喜馬拉雅救援協會的“珠峰探險者”提供上門服務;如果患者病情嚴重,會有直升飛機送往加德滿都。在絨布冰川大本營,Tingrit有初級醫療服務。開四輪驅動汽車過去需要四個小時。
 
愛恨交織
 
  對一些人來說,大本營是一種煉獄,是一個臨時收容所,只有在那里待上四五周,才能攀登珠峰;對另一些人而言,這是一場終極夏令營,這里不同于地球上的任何地方。不管怎樣,對于想要登上地球最高點的人而言,這只是起點。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浙江快乐彩任选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