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疹疫苗,一劑多效

麻疹疫苗,一劑多效
2015年德國柏林,醫師助理正準備為11個月大的女嬰Tijana注射疫苗,以防疫麻疹、風疹、流行性腮腺炎以及水痘等傳染疾病。
攝影:Sean Gallup,Getty

撰文:Maya Wei-Haas
 
  麻疹病毒的傳播媒介為空氣,傳染性,一個字,強,多強?舉個栗子,一名麻疹患者停留過的房間,殘留的病毒仍然可以活躍兩個小時。每年因沒有及時接種麻疹疫苗而感染病毒死亡的人數達數十萬。
 
  但令人胃疼的是,就算頑強的你戰勝了病毒,卻仍然被潛伏在你身體里的病毒時刻監視著。
 
  麻疹病毒特性是一旦感染,它能在短時間內麻痹人體免疫系統,并使其進入所謂的休眠狀態,“催眠”其不再繼續攻擊其已識別出的病毒大軍,而每個人的身體對病毒的反應不同,有些人在感染后,這種免疫系統休眠狀態會持續幾個月甚至...幾年。
 
  《科學與免疫學》雜志近期發布的兩篇學術研究專門對這種由麻疹病毒造成的罕見機體免疫系統休眠現象的深層次原因進行了分析,通過對荷蘭幾名沒有接種過疫苗的兒童在接觸麻疹病毒前后的血樣進行了對比。
 
  前文所述研究報告的主要作者之一、阿姆斯特丹大學應用進化生物學教授-Colin Russel認為本次研究的結果再次佐證了普及疫苗的重要性。1963年麻疹疫苗被投放以前,幾乎每個兒童都會感染麻疹病毒,每年致死約260萬人。疫苗正式投入使用后,不僅麻疹病毒被干翻,意外的還有效遏制了流行性腮腺炎、風疹病毒的傳播,兩個劑量的疫苗可以達到97%的防疫率,從此以后,全球范圍內因感染麻疹病毒而死亡的人數大幅下降。
 
  不過,近幾年麻疹病毒好像又在蠢蠢欲動。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三月份的一份報告顯示,去年全球98個國家報告的麻疹感染病例環比去年有所上升。雖然部分國家和地區由于基礎設施問題和長期戰亂等原因影響了疫苗的普及,但專家認為此次麻疹病毒復蘇可能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人們對疫苗接種的倦怠情緒。
 
麻疹疫苗,一劑多效
剛果共和國蒙加地區,一名當地民眾正在通知一項緊急注射疫苗的活動,以對抗當地多發的麻疹病毒、流行性腮腺炎以及風疹病毒。在此之前蒙加地區剛剛爆發過疫情,出于安全考慮,政府希望周邊地區也加強推廣疫苗接種工作。
攝影:William Daniels,國家地理圖片社

 
 
麻疹疫苗,一劑多效
剛果共和國蒙加地區,四歲的Inesse Yaluba正在接受麻疹檢查。
攝影:William Daniels
 
  斯坦福醫學院流行病學家Yvonne Maldonado說:“某種程度上,疫苗的優勢反倒成了被人詬病的劣勢,有些人并不覺得疫苗能夠有效防疫。”
 
  然而研究數據所給出的結論并非如此,不僅麻疹病例在疫苗廣泛使用后直線下降,包括肺炎球菌、腹瀉等其他病毒性疾病的患病率也跟著大幅下降。
 
  在資源匱乏的國家和地區,麻疹疫苗的有效率高達50%,在一些貧困的國家和地區,這個數字則直接飆升到90%。
 
  美國哈弗大學流行病學助理教授Michael Mina,同時也是前文所述《科學與免疫學》雜志刊登的兩項研究的主要作者,2015年他也曾對疫苗的有效率做過相關的分析研究。大致來說,麻疹疫苗能防疫的好像確實不止麻疹病毒,其他一些流行性病毒也能被它一網打下。麻疹疫苗的作用原理就是阻止麻疹病毒麻痹人體免疫系統,使其正常運轉以對病毒發起攻擊。
 
透視病毒
 
  科研人員對麻疹病毒這種攻擊人體免疫細胞的嗜好很是詫異,同時也充滿了疑問,因此多年來他們致力于分析和研究這種神奇的生命體,然而進展非常緩慢,直到2012年《美國公共科學圖書館 · 病原體》雜志刊登的一項研究報告填補了這一空白。
 
  這個研究小組由荷蘭伊拉斯謨大學醫學中心的病毒學家Rik de Swart主導,同時前文所述的《科學與免疫學》刊登的兩項研究他也有共同參與,他發現麻疹病毒的致病原理或者說,致病的關鍵因素少不了繁殖和擴散;病毒必須要侵入機體細胞,“劫持”健康細胞并強行將其復制成病毒細胞,從而變成病毒大軍的一員。
 
  了解了麻疹病毒的致病原理后,研究人員在麻疹病毒中植入了一個編有熒光蛋白的基因,并將其植入獼猴體內,而當這枚“臥底”病毒侵入健康細胞并開始強行基因復制時,它在顯微鏡下就會發出淡淡的熒光,然后就被研究人員鎖定觀察它在不同階段的生物行為。
 
麻疹疫苗,一劑多效
2017年9月8日,在西爪哇瓦納薩里村的一個綜合衛生服務站,衛生防疫部門的工作人員在進行麻疹和風疹病毒疫苗注射的準備工作。
圖片來源:Nurphoto,Getty
 
  獼猴的淋巴系統,即免疫細胞所在的位置在顯微鏡下顯示出像夜幕星辰一樣的情景,這說明麻疹病毒的主攻目標是所謂的免疫記憶細胞。免疫記憶細胞儲存并記載了人一生中受到過的外部細菌或病毒感染的情況,并能夠在機體再次受到相同抗原刺激時及時調動免疫細胞大軍進行有效阻擊,到后期,病毒會進入肺部以及鼻子的表層,并在咳嗽的時候進入空氣,再次進行傳播。
 
  一旦免疫系統恢復功能開始發揮作用,病毒大軍也將隨之被瓦解。而顯微鏡下間斷的黑暗說明了病毒麻痹免疫細胞的一個重要環節:通過侵入免疫記憶細胞,麻疹病毒不僅麻痹了機體的免疫記憶功能,同時它還迫使被“催眠”的免疫細胞互相殘殺,最終變成了機體免疫系統的內戰。
 
麻疹疫苗,一劑多效
1991年,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發起的預防兒童麻痹癥、麻疹、破傷風和其他潛在疾病的一項衛生防護活動中,老撾北部的衛生工作者正在為兒童接種疫苗。
攝影:彼得·查爾斯沃斯,LightRocket/ Getty
 
  病毒學家Rik de Swart說:“如果麻疹病毒沒有殺死免疫記憶細胞,那機體的免疫系統就會正常工作,對這些病毒毫不手軟,當然如果是這樣的話,理論上我們在顯微鏡下就能見證這個過程。”
 
  后續研究人員確認在人體身上有發現相似病毒致病過程,但尚不清楚免疫記憶細胞損傷情況,Rik de Swart認為這個情況可能因人而異。但研究人員的這個重大發現在某種程度上說明了為什么麻疹的繼發性疾病如此普遍,它先沖擊免疫系統,瓦解免疫功能,繼而破壞皮膚、呼吸道系統和胃腸道系統等,對人體的抵抗力發起了挑戰。
 
潛在后患
 
麻疹疫苗,一劑多效
2019年2月21日,烏克蘭西部城市利沃夫附近的拉佩夫卡村,一名護士在一所學校里準備麻疹疫苗。烏克蘭是2018年麻疹發病率最高的國家,確診病例超過3萬例。自2019年初以來,烏克蘭已有超過2萬人感染。
攝影: YURI DYACHYSHYN / Getty
 
 
  對哈弗大學流行病學助理教授Michael Mina而言,獼猴實驗還引發了她的一個疑問:“如果麻疹病毒的致病方式是吞噬人體所有的免疫細胞,那這對我們的免疫記憶功能會不會有長期的影響?”
 
  2015年《科學》雜志發表的一項研究中,Michael Mina和研究小組通過對美國、丹麥、英格蘭和威爾士這幾個國家自20世紀60年代廣泛接種疫苗前后的海量數據進行對比分析,希望能夠找到些線索。對比結果顯示在接種疫苗后,兒童受感染的病例顯著下降。大致來說,在麻疹病毒流行期間,有接近半數兒童是死于麻疹的其他繼發性感染疾病的。
 
  而且這種情況今天依然存在。Mina說:“如果你想知道非麻疹病毒致死病例的數據,只要把前三年的麻疹病例總和加起來就知道了“,這就意味著得過麻疹得兒童在患病后三年仍然存在較高的死亡風險,但這其中到底存在著怎樣的聯系,還有待科研人員繼續深究。
 
  對此,Mina說:“說到底依舊是流行病學始終要解決的研究課題,必須要深入研究其生物特性,知己知彼才行。”
 
  這就是前文所述這兩項最新研究的切入點,研究的結論有助于進一步了解這種病毒的攻擊特性,以及其背后復雜的致病原理。研究人員對荷蘭正統新教學校里4~17歲不同年齡段未接種過疫苗的兒童進行了分析,在學生們感染麻疹之前采集了他們的血液樣本,并在2013年麻疹爆發后再次進行了采樣。
 
  研究小組對血樣中的B細胞進行了檢測,B細胞是人體免疫細胞中的“大將軍“,它能夠識別出入侵病毒并組織發起有效阻擊,有意思的是B細胞的任務分工不同,有些專門針對特定的入侵病毒進行攻擊,還有部分長期處于待命狀態,隨時等候大將軍指示攻擊目標。研究分析顯示在機體受到感染后,B細胞群并沒有迅速做出阻擊反應,因此給了病毒可趁之機。
 
  “麻疹病毒仍舊是世界難題,有人的地方就可能會有它”,荷蘭鹿特丹伊拉斯謨大學醫學中心Rik de Swart教授說道。
 
  本次研究采用了一種新的方式歸類血樣中的免疫球蛋白。分析發現在感染麻疹病毒后兩個月內,免疫球蛋白下降了11%~73%,嚴重阻礙了免疫系統的正常發揮,而讓機體重新處于麻疹病毒或其他侵入性病毒的環境下,這樣會有助于免疫球蛋白的再生。
 
肆意傳播
 
  在美國,二次感染對既有麻疹病人會產生影響么?Mina說:“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不過他強調,以美國如今強大的醫療體系,完全能夠應及時有效的預防和治療此類病癥,同時控制病情惡化。
 
  然而在其他許多發展中國家和地區,可能像腹瀉這種我們認為算是輕微的病癥因為沒有及時得到救治而最終致死的地區,情況顯然不會太樂觀。因為病毒會攻擊免疫系統,所以感染的嚴重程度取決于地區人口的整體健康狀況。直白一點說,麻疹病毒就好比一個感染的媒介,通過麻痹免疫系統,使得其他病菌也都無所顧忌的肆意妄為,所以在部分資源匱乏的國家和地區,麻疹病毒致死率將會更高。
 
  Mina說:“今天許多發展中國家,仍然能夠看到每50個成人或100個兒童中就有一個死于麻疹病毒,主要就是由于免疫效力的短缺。”令人后怕的是,麻疹病毒有一定的潛伏期,可能你已經被感染,但因為沒有什么明顯癥狀而毫不知情。
 
  “有人的地方就可能會有它”de Swart說,他還引用了一句名言:“只有讓疫苗普及天下,才能遏制無所不在的麻疹病毒。”
 
編者按:本文最早于2019年3月4日發表,現已將10月份兩份研究相關成果匯編至此并重新發表。
 
(譯者:麥子璇)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浙江快乐彩任选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