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室內植物凈化空氣?別做夢了!

靠室內植物凈化空氣?別做夢了!
今年,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打理自己的室內花園,很多大受歡迎的室內植物打著“凈化空氣”的旗號,俘虜了消費者的心。不過一項新研究再一次告訴我們,室內植物對凈化家里的空氣幾乎毫無幫助。
攝影:BECKY HALE AND MARK THIESSEN, NATIONAL GEOGRAPHIC
 
撰文:SARAH GIBBENS
 
  戳破神話的時候到了!室內植物雖然可愛,但基本上無法凈化屋子里的空氣,研究人類呼吸空氣的科學家如是說。
 
  只要在網上搜一搜,你就會看到:熱門的家居裝飾網站列出了一大堆植物,聲稱它們可以去除空氣中危險有毒的化學物質;不少網店也在極力推銷那些所謂能凈化空氣的植物。
 
  德雷塞爾大學的環境工程師、室內空氣質量專家Michael Waring表示:“很多網絡文章和健康博客把植物當成了凈化室內空氣的靈丹妙藥,我們決定對此展開更深入的研究。”
 
  在最近發表于《接觸科學與環境流行病學雜志》的一項研究中,Waring與研究合著者一起回顧了過去十年里發表的12項科學研究結果,共涉及196種植物。
 
  這些在實驗室內完成的研究得出了這樣的結論:一株小小的室內植物可以去除一系列有毒物質。Waring告訴我們,實驗通常是這樣進行的:科學家把植物放在一個小房間里,讓它接觸一種名為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的氣體分子;接著檢測氣體濃度和去除這些氣體所用的時間。其中一項實驗顯示,常見的室內常青藤僅用24小時,就去除了三分之二的甲醛。
 
  別高興,這些實驗是有問題的。
 
  Waring說,問題在于正常的家庭和辦公環境,與實驗室里高濃度的房間不可同日而語。
 
  很多博客和宣揚植物能凈化空氣的小店都提到了NASA在1989年的一項研究。在這項研究中,一個小風扇把各種氣體送進了長寬只有60多厘米的房間里。在30年前的那次實驗里,科學家發現植物可以減少封閉小空間內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的含量,而消費者可能因此對室內植物期望過高。
 
  Waring說:“我們并不是說實驗數據有問題”,只是這完全是實驗室里的結果。
 
從實驗室到家庭
 
  為了測量植物在典型家庭環境中的表現,Waring計算了每種植物的潔凈空氣輸送率(CADR),即給定時間內,空氣凈化裝置向房間輸送的潔凈空氣量。
 
  通過CADR對每項研究的結果進行標準化,研究人員可以判斷植物對房間的清潔能力,并與使用機械空氣凈化器、開窗通風等已證實有效的方法進行對比。
 
  Waring得出的結論是:“植物的確會去除揮發性有機化合物,但速度非常慢,沒有辦法與空氣交換機相比。”
 
  想要去除足夠多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改善空氣,每平方米大約需要100盆植物。在一個46平方米的小公寓里,這意味著大約5000盆植物,儼然一座森林。
 
  嚴格意義上來說,植物是可以清除空氣中微量的毒素,但“想要與空氣凈化器競爭,那我們需要無數植物。”
 
  今天,NASA在國際空間站種植物,是為了獲取新鮮食物,并“營造美麗的環境”,因為植物能夠改善我們的精神狀態。
 
空氣到底怎么了?
 
  哈佛大學的教授Joe Allen負責研究建筑設計對健康的影響。他說:“每個工作人員都曾在悶熱的會議室里待過一段時間。在那樣的空間里會發生什么?你心煩意亂,不停地看著鐘;當門打開的一瞬間,整個房間仿佛活了過來,你能感受到。你不困了,眼睛睜得大大的,活力四射。”
 
  Allen將自己的工作描述為量化常識:我們會覺得某些房間更舒適一點,這背后是一串可以測量出來的數字。
 
  他說,室內空氣污染的來源很多。烹飪會帶來顆粒物,揮發性有機化合物則來自化學清潔劑,以及地毯、家具的合成涂料。
 
  “與醫生相比,建樓的人對我們的健康影響更大,這是因為他們把控著很多因素,比如通風和建筑材料。”
 
  專家表示,減少室內空氣污染最有效、最顯著的方法是消除污染源。Waring強調,潔凈的空氣沒有異味,所以噴有香味的空氣清新劑更像給房間噴香水,而不是清除有毒物質。
 
  Elliott Gall是波特蘭州立大學的教授,負責研究建筑物對室內空氣質量的影響。他說:“如果這些美麗的植物能為我們凈化空氣,那就太好了。但我們有更有效的方法,只是需要一些機械系統,讓空氣穿過某種過濾裝置。”
 
  過濾被污染的室內空氣通常需要抽取過濾過的室外空氣,但當室外空氣也被污染時,社區會用植被或“樹墻”來減少空氣污染。Gall表示,精心設計的樹墻可以減少10%到30%的污染,但當務之急仍然是消除污染源。
 
  他補充說:“消除空氣污染往往意味著減少經濟活動和城市交通,但(消除污染源)是減少污染最有效的方法。”
 
打造更美好的室內花園
 
  在華盛頓大學,環境工程師Stuart Strand通過實驗,用修改過基因的植物更好地去除空氣中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
 
  去年,他和研究團隊發表了研究成果:他們用在哺乳動物肝臟發現的一種蛋白質,對常見的常青藤進行了基因改造。在人體內,這種蛋白質的任務是分解酒精。經過兩年的研究,他們可以用兔子的蛋白質編碼植物基因。在實驗室測試中,與未改造的那些相比,完成了基因改造的植物能去除更多的氯和苯。
 
  Strand說,為了有效凈化空氣,他們需要整合大量植物,形成一個有效的吸附陣,還需要用風扇把揮發性有機化合物吹過來。
 
  “我們可以在植物中植入更多的基因,”他說:“我們正在研究用于消除甲醛的二代轉基因植物。”
 
  但Gall卻對此存疑,經過基因改造的植物真能顯著提升空氣質量嗎?
 
  “我認為這是一項偉大的科學工作”,但Gall懷疑這些植物在實驗室之外的環境中,是否能有效工作。
 
  彭博社援引的一份報告稱,在過去三年里,植物銷售額超過17億美元,消費人群主要集中在18到34歲之間。雖然植物可以帶來精神方面的益處,比如減輕壓力,但Strand、Allen和Waring都強調,它們不應該被當作空氣凈化工具買回家。
 
  Gall說:“我不愿意看到低收入家庭在擔心空氣質量的同時,也在糾結‘我應該花400美元買一臺空氣凈化器,還是花30美元買一株植物’。植物完全不會改善空氣質量,是的,它真的做不到。”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浙江快乐彩任选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