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9年第五期

關閉

親,沒有更多了

空降救火奇兵

每到夏天, 人稱“ 飛煙隊” 的精英消防員會頻繁空降進入阿拉斯加的偏遠地區, 與林火進行生死搏斗。

空降救火奇兵pic一架Fire Boss滅火機正在灑水協助地面人員, 對抗2016年6月發生于布魯克斯嶺的320號林火。這架單引擎飛機裝有浮箱,可以在幾分鐘內灌滿然后傾空3000公升水。在這場火災中它從伊尼亞庫克湖取水。

空降救火奇兵pic飛煙隊使用火拍──末端裝有硬橡膠片的彈性長桿──將著火的苔蘚和草叢擊打到下方因永凍土融化而變濕的苔蘚層里。北半球高緯度地區常可見到這種土地濕軟的針葉林。
 

  電話在晚上9 點47 分響起時,太陽仍高懸在阿拉斯加的夏日天空中。警鈴大作,八名飛煙隊員馬上沖到掛著消防裝備的衣架旁。
 
  他們本已身著伐木靴、深綠長褲和鮮黃色襯衫待命,此刻又飛快地套上了凱夫拉纖維制成的連體服。
 
  “第一批就位!”對講機內傳來吼聲。排在空降名單最前面的是伊奇、布洛姆克爾、歐布萊恩、迪伯特、斯威舍、柯比、史旺、卡普和克雷默。此前他們幾乎整晚都待在韋恩賴特堡基地的控制臺旁,插科打諢、互相揶揄,焦急又興奮地等著輪到他們出場:從一架飛機跳進火海,與偏遠林區的天災抗衡。
 
  現在,他們有正好兩分鐘的時間可以整裝登機。整個流程已經操演得非常熟練,他們的雙手飛快地在全身上下移動:綁好護膝和護脛、拉上連體服的拉鏈、扣上沉重的尼龍安全帶。必要的裝備已經事先收納在服裝內:太陽能充電板和雨衣塞在一條褲管側面的大口袋里,另一側的口袋里則有干糧棒和一條45米長的繩子,還有萬一降落在樹頂時使用的下縋索具,特大號的臀包內有一頂帳篷和降落傘收納袋。
 
  其他消防員迅速圍攏到他們身旁,幫忙穿戴主降落傘和后備降落傘。然后,每個人拿起各自的跳傘頭盔(裝有一個籠柵般的面具,好在落地前為臉部遮擋樹枝)和個人裝備包(里面裝有1公升的水、皮手套、安全帽、用來點燃“迎面火”的引火彈、刀子、指南針、無線電對講機,和在緊急關頭當成最后一道防火屏障的特制鋁袋)。
 
  警鈴響起兩分鐘后,每名隊員已背負著將近50公斤的裝備和補給物資,搖搖擺擺地走到停機坪。全副武裝的他們看起來笨重臃腫,但是他們身上這套裝備經過仔細挑選和時間檢驗,每一件都是飛煙隊在世界最偏遠蠻荒的森林滅火、求生的必備用品。
 
  一架多尼爾228雙渦輪貨運飛機在停機坪上隆隆起動,全身鼓鼓囊囊的卡其色身影排成一列小跑登機,穿過邊門進入機艙。艙內滿載箱子,放著滅火器具,稍后會和消防員一起空降。飛機離開地面,調度員用無線電告知火場的坐標。飛行時間:1小時28分鐘。
 
  飛機上噪音太大,無法交談,所以每個人都靜靜坐著,在面罩后沉思。他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也不曉得要去多久。他們不清楚火勢多大、不了解風勢有多險惡。他們只知道,自己要去對抗一種最殘酷、最難以預測的自然力。
 
  五分鐘后,觀測員比爾·克雷默舉起一只手,示意眾人進行“鎖扣檢查”。每個人為他的跳傘伙伴執行最后一次的多點裝備檢查。
 
  飛到北極圈上空布魯克斯嶺的南緣時,他們看到一條煙柱從宛如深綠地毯般覆蓋地表的森林中升起。這場火是閃電造成的。克雷默打開機門,身子探出艙外評估災情:“林火編號320、6公頃、70%活躍,燒到黑云杉與下層植被鹿蕊,西邊2.4公里的伊尼亞庫克湖北岸和西岸有11 座建筑 。”
 
  飛行員保持在離地450米處盤旋。克雷默找出了適合降落的地點并投下三條長長的皺折紙帶,分別為黃、藍、橘色的亮眼長條在空中展開,讓他藉此判斷風速和風向。
 
  “到門邊來。”克雷默喊道。跳傘名單上第一位是49歲的杰夫·麥克費特里奇,大家慣于叫他伊奇。他將雙腳懸在機身外側。“預備!”克雷默大喊。幾秒鐘后,他拍了拍伊奇的肩膀,后者縱身一躍,離開飛機。另外三名隊員緊跟在后。第二次飛越降落點時,其余人一一躍入空中。他們紅白藍三色的降落傘在燃燒的森林上空盤旋,像是乘著氣流在營火上方懸浮的飛蛾,各自手腳利落地在風中操控翅翼。
 
  飛煙隊員一個接一個地飛近濃煙。

 
( 預知完整故事,請點擊購買《華夏地理》2019年5月號 )
 
浙江快乐彩任选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