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9年第五期

關閉

親,沒有更多了

莫桑比克的新生

在常年內戰中倍受耗損的戈龍戈薩國家公園正經歷復蘇。野生物種的未來牽系于其周邊人民的繁榮希望。

莫桑比克的新生pic位于農耕村落穆西納(Mussinha)的女孩俱樂部是戈龍戈薩的同類組織之一。這些俱樂部每天在上學之前或之后在公園附近的社區聚會,招收了逾2000名女孩。主要活動是教授語言文字、生殖健康和玩耍,并協助女孩留校完成教育。她們的歌曲宣揚教育、兒童權利以及艾滋預防。

莫桑比克的新生pic

旱季晚期,穆西卡德齊河道中的一灣殘水吸引了眾多饑餓的鳥類,包括鸛鳥、白鷺和錘頭鸛,還有兩只口渴的水羚。戈龍戈薩豐富的鳥類資源在雨季遷徙飛禽來臨時更加壯大。
 

  十一月初旱季末尾的溫和早晨,莫桑比克戈龍戈薩國家公園棕櫚稀樹草原的上空,一架紅黑相間的貝爾直升機向東疾飛而過。
 
  出身津巴布韋的老練飛行員邁克·平戈把持操縱桿;來自南非的動物捕捉專家路易·范維克手握填入麻醉鏢的長筒槍,半吊在機艙右側尾部之外;坐在平戈身旁的是多米尼克·貢薩爾維斯——掌管公園象群的年輕生態學家。
 
  目前共有650頭大象棲息于戈龍戈薩公園,體現了自內戰(1977-1992)結束以來的強健增長。戰爭期間,大部分象群遭到屠殺,象牙和象肉被出售,換取軍火。現在,貢薩爾維斯打算為每個母系族群的每一頭成年母象戴上全球定位項圈。貢薩爾維斯在象群中選出一頭母象,平戈將直升機降到盡可能接近樹頂之處。一共十頭象——母象和不離其左右的未成年象,在螺旋槳的震動聲下奔逃。范維克精準地將麻醉鏢射入目標母象的后臀。
 
  平戈降下飛機,另外兩人跳出艙外,涉過踩亂的草地,靠近打了藥的大象。片刻之后,技術人員和一位武裝護林員組成的地面工作隊帶著較重的設備到達。貢薩爾維斯將一只小棒插入象牙一側,撬開象口,協助其順暢呼吸。母象靠右側躺,四肢伸展,開始大聲打鼾。一名技術人員從其耳部血管中抽取血樣。另一位協助范維克將項圈伸入母象頸下。
 
  戴著醫用手套的貢薩爾維斯用棉簽從象口沾取唾液,并在象尾直腸采樣,隨后將樣品封入標本瓶。她又將長手套套上左臂,伸入大象直腸,撈出一把黃褐色纖維狀糞便,用于分析大象的食譜。
 
  “路易,你看她懷孕了嗎?”
 
  “她很快待產了,”范維克說,指著從母象膨脹的乳房中漏出的水樣乳汁。
 
  大象種群的擴增只算戈龍戈薩公園令人振奮的好消息之一。大多數大型動物,包括獅子、非洲水牛、河馬和角馬都與1994年戰后初期相比數量大增。如此大范圍的成功十分罕見。
 
  范維克裝好項圈,貢薩爾維斯收起樣品。范維克在象耳注射清醒劑,隊員們退到安全地帶。一分鐘后,大象站起身來,東倒西歪地擺了擺頭,舉步追向自己的族群。項圈傳達的追蹤信息將向貢薩爾維斯及其同事報道大象的行蹤,并在象群穿過公園邊界、接近農場時報警,讓農民有機會采取措施保護作物。
 
  這就是戈龍戈薩復興項目的運作方式。該項目發起于2004年,基于莫桑比克政府和美國格雷戈里·C·卡爾基金會建立的伙伴關系。要讓大象、河馬和獅子在公園界內興榮,就需要保證公園界外的人類居民也能昌盛。

 
( 預知完整故事,請點擊購買《華夏地理》2019年5月號 )
浙江快乐彩任选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