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夏威夷沙灘即遭塑料污染

新生夏威夷沙灘即遭塑料污染
這張照片拍攝于2018年9月,也就是基拉韋厄火山活動變緩后的一個月,記錄了波霍基海灘當時的模樣。
供圖:HAWAII DEPARTMENT OF LAND AND NATURAL RESOURCES
 
撰文:SARAH GIBBENS
 
  就在一年前,基拉韋厄火山噴吐的巖漿肆意蔓延,有的堵塞了道路,有的在荒野里蜿蜒,最終流入海洋,那些冰與火碰撞的畫面至今仍記憶猶新。由此誕生的火山玻璃和碎石等物質堆積在海邊,形成新的海灘。

  夏威夷島上長達300余米的波霍基海灘就是這樣一處新生的海灘。該海灘到底形成于2018年5月火山噴發初期,還是8月火山活動減弱時,當地的科學家未能給出確切答案,但從海灘樣本的分析來看,這里已經遭到污染,藏匿其中的塑料顆粒數不甚數。

  作為一處剛剛誕生的新海灘,波霍基海灘就遭到海洋塑料微粒的侵入,這再一次印證了“每一處海灘都少不了塑料”的設想。

樣本檢測
  
  這些塑料微粒的尺寸不足5毫米,絕大多數都比一粒沙子還要小。所以就裸眼看來,波霍基海灘似乎很原始。

  夏威夷大學希洛分校的學生Nic Vanderzyl發現了這處海灘的塑料證據。

  Vanderzyl認為,波霍基海灘尚未遭到人類直接干預的特質使其成為絕佳的研究樣本。他在海灘的不同部位采集了12個樣本,接著利用氯化鋅溶液來分離沙子和塑料微粒,因為氯化鋅溶液的密度大于塑料且小于沙子,所以靜置后,塑料微粒會漂浮至溶液上部,而沙子沉至底部。2017年的《環境污染》期刊中詳細介紹過這種試驗方法。

  Vanderzyl發現,平均每50克沙子中藏有21顆塑料微粒,而且大多數呈纖維狀,這些與頭發絲一般粗細的塑料纖維幾乎都源自合成織物,例如聚酯纖維和尼龍等。它們由洗衣機經廢水管道流入大海,當然有些更直接地由游泳者攜帶入水。

  Vanderzyl的學術導師、海洋生態學家Steven Colbert認為,這些塑料微粒被海浪帶到海灘上,像微小的沙子一樣被篩過留下。相比于附近另外兩處非火山締造的海灘,波霍基海灘的塑料微粒濃度是后者的30%至50%。

  Vanderzyl和Colbert計劃繼續監測波霍基海灘,以判斷塑料微粒數量到底是增多還是維持不變。

原始海灘的末路

  Colbert談及Vanderzyl的海灘樣本時說道:“樣本檢測結果絲毫沒有帶來驚喜,讓人不忍直視。熱帶海灘曾一度給人浪漫、原始、純粹的感覺,就像湯姆·漢克斯主演的電影《荒島余生》中的那樣。其實這樣原始的海灘早就不復存在了。”

  全世界的海灘都躲避不了塑料的侵襲,哪怕是最偏遠的無人島亦是如此。

  科學家經常無奈地把海洋比喻作塑料湯,因為塑料微粒實在太多了,它們從四面八方匯入海洋與河流,再進入加工廠,最后變成食鹽混入菜肴。

  如此過量的塑料會對海洋生態系統造成何等影響,目前尚未可知,但科學家普遍認為塑料微粒對野生動物和人類的危害極大。幾乎每一只被沖上岸的大型哺乳動物的消化道內都殘留著大量塑料。更令人不安的是,近年來,科學家發現就連幼魚都在誤食塑料微粒。

  像包裹和吸管等體積較大的塑料物件有可能在垃圾分揀中被篩選出,但塑料微粒既不易察覺又數量龐大。5月初剛剛報道稱,海灘清理過程中發現數以百萬計的塑料碎片。

  包括“夏威夷野生動物基金會”在內的眾多環保組織在與多所大學的合作過程中,打造了很多種海灘清理裝置,它們像真空吸塵器一樣吸取沙子,但同時能分離出塑料微粒。這些機器不但笨重還造價極高,更糟糕的是,它們連微小的生物也不放過,統統吸走,所以只適合污染極為嚴重的少數海灘。

  盡管波霍基海灘布滿了塑料微粒,但相比于夏威夷島的“垃圾海灘”還是好太多了。Vanderzyl希望能在未來幾年里再去波霍基海灘看看那里的變化;但Colbert提醒道,他所做的研究表明,海灘的污染狀況大多突然變糟,而非逐漸惡化。

(譯者:清泉石上流)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浙江快乐彩任选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