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椅籃球:生命中的一道光

2019.11.12
輪椅籃球:生命中的一道光
Sieng Sokchan是柬埔寨馬德望玫瑰女子輪椅籃球隊的教練和隊員。她11歲時癱瘓,現在也是國家隊的教練。
攝影:LAUREN DECICCA, NATIONAL GEOGRAPHIC
 
撰文:DIDEM TALI
 
  泰國曼谷的一座體育場里,嘈雜聲不斷,Sieng Sokchan緊握雙拳,焦急地等待結果,她為這一刻已經努力了很多年。“女士們,先生們,2018年亞洲殘疾人運動會女子輪椅籃球項目入圍的隊伍有:中國隊、日本隊、泰國隊、伊朗隊、阿富汗隊和柬埔寨隊。”
 
  Sieng松了一口氣,與隊友們擁抱在一起,互道祝賀。她們坐在旁邊的輪椅上,全都穿著藍色和紅色的籃球衫,這是柬埔寨國旗的顏色。7個月后,她們將奔赴印尼雅加達,代表國家參加亞洲殘奧會。屆時將有來自43個國家的3000名運動員角逐18個項目的比賽。
 
  作為隊長和教練,Sieng將帶領12名隊員,首次參加國際重要比賽,多年的努力終于有了回報。但在場外,球員們面臨著巨大的挑戰:貧窮、行動不便(從體力有限到部分癱瘓),以及缺乏運動資源。
 
  37歲的Sieng是一位單身母親,有兩個孩子。她說:“把女性訓練到這樣的水平很不容易。我們遇到了各種各樣的困難,需要比別人更努力才能克服它們。”
 
  世界銀行將柬埔寨列為世界上最貧窮和最不發達國家之一。10%的人口有殘疾,柬埔寨也是全世界平均截肢人數最多的國家。紅色高棉政權垮臺40年后,血腥政權的陰影仍籠罩著這個國家。泰國邊境沿線埋著幾百萬枚地雷,繼續破壞當地社區,其中包括Sieng的故鄉馬德望。
 
輪椅籃球:生命中的一道光
柬埔寨國家女子輪椅籃球隊的隊員正在金邊國際殘疾人中心訓練,為參加2018年亞洲殘奧會做準備。
攝影:LAUREN DECICCA, NATIONAL GEOGRAPHIC
 
玫瑰,雞蛋花,籃球
 
  11歲時,Sieng癱瘓,但并不是被地雷炸傷,而是因為緊張的政治局勢。在今天的柬埔寨,情況依舊。
 
  “那天是高棉人的新年,一家人都出去了。但我留下來幫祖母干活,她在市場上賣蔬菜和蜂蜜。雨下得很大,我們在市場里一直等到下午六點,雨才停。”
 
輪椅籃球:生命中的一道光
在柬埔寨馬德望,Sieng Sokchan正在打掃自家前院。她和兩個兒子一起住在這里。
攝影:LAUREN DECICCA, NATIONAL GEOGRAPHIC
 
輪椅籃球:生命中的一道光
2018年亞洲殘奧會結束后,Sieng Sokchan與小兒子團聚。
攝影:LAUREN DECICCA, NATIONAL GEOGRAPHIC
 
輪椅籃球:生命中的一道光
在金邊,比賽前,國家隊隊員攀著一輛電動三輪車,搭便車。
攝影:LAUREN DECICCA, NATIONAL GEOGRAPHIC
 
  近期的幾次選舉,各方勢力勢均力敵,馬德望市中心經常發生抗議活動。在和祖母一起走回家的路上,Sieng被什么東西打了三次,感覺像是棍子。事實上,是槍:一名示威者開槍了,三枚子彈中她的背部。
 
  雖然Sieng很快被送往醫院,但一個星期都沒有接受治療。醫院里到處是受傷的士兵,而且她家沒有錢。
 
  最后,子彈還是被取了出來,Sieng九死一生。她等得太久了,導致脊椎受傷,再也無法走路,或者移動雙腿。
 
  Sieng曾經是一名聰明的學生,這件事發生后,她退學了。第二年,她的母親死于難產。
 
輪椅籃球:生命中的一道光
比賽前,籃球隊隊員需要練習,也需要挑選新衣服參賽。
攝影:LAUREN DECICCA, NATIONAL GEOGRAPHIC
 
  “我的腦海中經常浮現出不好的想法,”她說:“我很生氣,但身邊沒有一個可以交流的人。”
 
  后來,國際紅十字委員會(ICRC)向Sieng介紹了輪椅籃球運動。ICRC是一個人道主義組織,致力于幫助受武裝沖突影響的社區進行重建。Sieng第一次進球得分時,非常高興,這種成就感是她之前所沒有感受過的。
 
  看到Sieng對這項運動的熱情和積極,殘奧運動員、ICRC的顧問Jess Markt聘請她在馬德望組織一個女子輪椅籃球隊,并擔任教練。幾周內,Sieng見到了另外幾位輪椅上的女性,包括后來成為好朋友的Tao Chanda。
 
輪椅籃球:生命中的一道光
馬德望玫瑰隊在地區康復中心的球場上做伸展運動,這是她們的訓練場地。
攝影:LAUREN DECICCA, NATIONAL GEOGRAPHIC
 
  和Sieng一樣,34歲的Tao因為出身貧窮,沒有得到及時治療。但與Sieng不同的地方在于,她從來沒走過路。1歲時因為發高燒,她昏迷了好幾天。Tao的雙腿沒有完全發育,她還感染了小兒麻痹癥。十幾歲的時候,Tao用上了輪椅,在那之前,她只能爬著去想去的地方。
 
  現在,她很喜歡自己的輪椅:“用它移動起來很容易。”
 
  Sieng和Tao都對自己的身體和遭遇恨之入骨。但每一次把籃球投入籃筐,每一次運球,每一次與隊友共進午餐時分享自己的經歷,她們都意識到,自己的身體依然強壯,完全可以取得好成績。
 
輪椅籃球:生命中的一道光
馬德望玫瑰隊的助理教練Tao Chandra和丈夫住在一起,她1歲時就癱瘓了。現在她正努力爬上輪椅。
攝影:LAUREN DECICCA, NATIONAL GEOGRAPHIC
 
  這支隊伍自稱馬德望玫瑰隊。她們穿著代表城市建筑的芥末黃色籃球衫。多年來,她們一直在籃球場上勤奮練習,木制籃框有年代了,球場周圍種著芒果樹和椰子樹。空氣中飄著一股雞蛋花的香味,花朵從樹上落下來,堆在灰色的柏油路上。
 
輪椅籃球:生命中的一道光
Tao Chandra與丈夫Sin Theong一起去馬德望的市場。他們已經結婚11年了。
攝影:LAUREN DECICCA, NATIONAL GEOGRAPHIC
 
  季風暴雨和炙熱的天氣阻攔不了馬德望玫瑰隊的訓練,她們漸漸開始脫穎而出:當柬埔寨國家殘奧委員會組建女子輪椅籃球隊時,12名入選的隊員中,有7名來自馬德望玫瑰隊。
 
莫莫,湯,幸運
 
  預選賽結束后,她們回到馬德望,喜悅變成了焦慮。Sieng肩上的責任更重了,她只有不到6個月的時間做準備。
 
  “隊伍里有時會出現爭斗或者嫉妒,”她在高強度訓練期間說道:“但我告訴隊員們,我們是貧窮的殘疾女性,社會一直在歧視我們。我們必須對彼此友好一點。如果連我們自己都不互敬互愛,相互扶持,那么沒有人會這么做。”
 
  距離2018年比賽還有一個月,柬埔寨國家殘奧委員會邀請馬德曼玫瑰隊前往首都金邊。在那里,籃球隊將在專業場館內訓練,然后飛往雅加達。
 
輪椅籃球:生命中的一道光
2018年亞洲殘奧會之前,教育、青年與體育部舉辦了一場慶功宴,隊員們正在自拍。這是柬埔寨首次獲得參加殘奧會的資格。
攝影:LAUREN DECICCA, NATIONAL GEOGRAPHIC
 
  “我剛開始打輪椅籃球時,就曾夢想在柬埔寨以外地方參加比賽,現在這個夢想實現了,” Sieng笑著說道。滿天繁星下,她坐在床上,收拾旅行箱。馬德望的農村綠意盎然,她和兩個兒子一起住小鐵皮屋里。她騎著一輛生銹的輪椅摩托車,經過紅色泥濘的道路,前往訓練場。這輛車繼承自一位剛剛去世的朋友。
 
  “你知道的,我這種情況很難旅行,”Sieng指著自己的包說道:“我的箱子里有一半多是尿布。大部分地方沒有足夠的無障礙設施。”
 
  Sieng的鄰居答應在她外出的時候照顧她的兩個兒子。大兒子16歲,也會照顧5歲的弟弟。Sieng親切地稱精力充沛的小兒子“豬仔”。然而,當她離開時,“豬仔”淚流滿面地緊緊抱著她,Sieng心里還是特別難過。
 
  在金邊,馬德望玫瑰隊的7名隊員經過了高強度的訓練后,唱著民歌,念著佛經,代表柬埔寨登上了飛往雅加達的飛機。Sieng說,她們祈禱能在殘奧會上拿到獎牌,第一名,第二名,“哪怕是第三名”。
 
  這是一年中最重要的體院賽事之一,雅加達這座炫目的大都市充滿了活力。吉祥物莫莫的原型是一只栗鳶,它的名字代表“積極與行動”。在城市的各個角落,都有莫莫的身影,它有時坐在輪椅上,有時以截肢的形象出現。
 
輪椅籃球:生命中的一道光
2018年亞洲殘運會在印尼雅加達舉行,柬埔寨運動員在為自己的球隊加油。
攝影:LAUREN DECICCA, NATIONAL GEOGRAPHIC
 
輪椅籃球:生命中的一道光
柬埔寨隊的教練Sieng Sokchan正在密切關注與伊朗隊的比賽。
攝影:LAUREN DECICCA, NATIONAL GEOGRAPHIC
 
輪椅籃球:生命中的一道光
柬埔寨隊以18比86,敗給了伊朗隊。
攝影:LAUREN DECICCA, NATIONAL GEOGRAPHIC
 
  Sieng和Tao住在奧運村的同一間小房間里。Sieng說:“所有能來到這里的隊伍都很強。我覺得我們已經盡力了,讓我們拭目以待。”
 
  柬埔寨隊的首場比賽對戰伊朗隊。伊朗隊以86比18獲勝。
 
  第二場的對手是強大的中國隊,她們已經以94比18戰勝了伊朗隊。比賽開始前,Sieng表示,面對這個有著14億人口的國家,她不抱什么希望。柬埔寨的人口只有1600萬,比中國一些城市的人口數量還要少。
 
  “她們的資源遠遠超過我們。每天她們都在專業場館里訓練,她們個子更高,更有錢。”
 
  中國贏了,116比14。在更衣室里,Sieng走向中國隊隊長,和她握手。“比賽很精彩,” Sieng沒有一絲苦澀,“恭喜你”,她用自己僅會的幾句英語說道。
 
  在返回奧運村的巴士上,Sieng的同伴不再唱著歡快的民歌。Tao把頭靠在窗戶上,用披肩遮住了臉。
 
  “Chanda,Chanda,”Sieng拍了拍她的膝蓋。“比賽還沒結束呢。我們還可以爭取第三名。我們從對手那里學到了很多新技術。”
 
  然而,鄉愁、文化沖擊和壓力已經影響到了隊員的發揮。一些隊員生病了,很多人對當地飲食不適應。
 
  “在家鄉,我們會喝很多湯,但在印尼,人們不太喜歡湯,” Sieng抱怨道。
 
  柬埔寨隊在下一場比賽中,以24比60不敵鄰國泰國隊。
 
輪椅籃球:生命中的一道光
比賽后,隊員們搭乘公交車回奧運村,在路上休息一會兒。
攝影:LAUREN DECICCA, NATIONAL GEOGRAPHIC
 
  柬埔寨隊在最后一場比賽中,以36比54輸給了阿富汗隊,這意味著亞洲殘奧會對她們來說已經結束了。在所有參賽隊伍中,柬埔寨隊得分最低,排名墊底。
 
  那天晚上,在奧運村,每個人都安靜地待在自己的房間,收拾行李,準備回家。Sieng和Tao則在分析比賽錄像,琢磨改進的方法。
 
  第二天早上,她們的房間里一片靜默。雖然此行沒能收獲獎牌,但Sieng帶來了之前的好運獎牌。在資格賽和其他比賽中,她們打敗了包括印度、韓國和老撾等許多強隊。
 
  “我依然認為我們是贏家,”Sieng在展示獎牌時說:“我們向世人展現了殘疾女性的力量與才能。”
 
輪椅籃球:生命中的一道光
亞洲殘運會之后,馬德望玫瑰隊回到家鄉的訓練場,繼續練習。
攝影:LAUREN DECICCA, NATIONAL GEOGRAPHIC
 
  在籃球之旅中,她們出國旅行,被媒體報道,甚至見到了柬埔寨王后。經常有陌生人攔住Sieng,和她自拍。
 
  Sieng和Tao回到馬德望的家后,依然會和好姐妹們打籃球。家人在等著她們,豬仔已經迫不及待親吻和擁抱母親。
 
  “我的人生從一開始就很艱難,”Tao說:“我沒想過自己會這么幸運。”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浙江快乐彩任选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