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近期的恐怖襲擊凸顯了國家愈合的必要性

2019.04.25
撰文:ROBERT DRAPER

斯里蘭卡近期的恐怖襲擊凸顯了國家愈合的必要性
大量斯里蘭卡軍官在圣安東尼教堂前面站崗。當地時間2019年4月21日,這座教堂遭到炸彈襲擊。在信徒參加復活節禮拜的同時,數家酒店和教堂遭到炸彈襲擊,至少造成290人死亡。
攝影:THARAKA BASNAYAKA,NURPHOTO/GETTY
 
  當地時間21日,斯里蘭卡發生連環爆炸襲擊,共導致近300人死亡、500人受傷,看起來幕后黑手是鮮為人知的伊斯蘭極端組織NTJ。如果是這樣,那么這場悲劇就標志著這個國家70年宗教和民族仇恨的歷史上的新篇章。
 
  斯里蘭卡人曾希望這段歷史已成為過去。斯里蘭卡遍布金碧輝煌的寺廟、整潔的海灘、成群的大象和郁郁蔥蔥的茶園。2009年,斯里蘭卡結束了近30年的內戰,自此之后斯里蘭卡的商界領袖就一直熱切盼望西方的投資。因此,當我在2016年11月刊的《國家地理》雜志上發表了一篇題為《斯里蘭卡能否維持脆弱的和平?》的文章時,有些人對我在文章中表現的懷疑態度感到不滿。
 
斯里蘭卡近期的恐怖襲擊凸顯了國家愈合的必要性
2019年4月22日,星期一,遇難者親屬在三位遇難者的葬禮上獻花。這些遇難者都死于斯里蘭卡尼甘布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的炸彈襲擊。
攝影:GEMUNU AMARASINGHE,AP
 
  我在斯里蘭卡待了將近兩個月,試圖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要做到這一點需要付出相當大的努力,因為美麗的海灘和繁華的首都科倫坡只反映了斯里蘭卡的一方面,而斯里蘭卡的北方省則是另一番景象。后者是泰米爾印度教徒的家園,泰米爾猛虎組織曾在這里與僧伽羅佛教徒控制的政府當局進行了長達26年的獨立戰爭,最終以失敗告終。盡管泰米爾叛軍已于2009年5月投降,但2014年12月2日我第一次訪問斯里蘭卡時,這片地區仍是占領區。當地居民生活在對軍隊的恐懼之中。無論我走到哪里,士兵都會跟著我,詢問我一些問題。
 
  2015年1月,馬欣達·拉賈帕克薩獨裁政權在選舉中落敗。幾個月后,我重返斯里蘭卡,報道稱新政府打算與泰米爾叛軍建立持久的和平關系,我對此感到振奮不已。然而,我親眼所見卻令我大失所望。北方省仍被軍隊占據。斯里蘭卡政府仍然不愿為其戰爭罪行負責。最重要的是,這個國家還沒有形成自己的國家認同。
 
  正如斯里蘭卡原外交部副部長Harsha de Silva告訴我的那樣,“改變必須從一種態度開始,即這個國家屬于我們所有人。這種態度必須始于斯里蘭卡的上層,至于下層,我們需要這樣教育孩子,‘孩子們,我們是一個多民族、多宗教的國家。’”他補充說,“有一天,我們都要做斯里蘭卡人,并為此感到自豪。”
 
  這種“有一天”的飄忽不定是斯里蘭卡悲劇的主線。斯里蘭卡的領導人發現,鼓勵國家的團結統一不會給政治生命帶來什么好處。相反,他們一直在討好占人口多數的僧伽羅佛教徒(大約占該國2100萬居民的75%),而犧牲了泰米爾印度教徒的利益。此外,兩百萬斯里蘭卡穆斯林也遭到了不公平對待。
 
斯里蘭卡近期的恐怖襲擊凸顯了國家愈合的必要性
2019年4月22日,在拉合爾的圣心大教堂,巴基斯坦基督徒和穆斯林手持蠟燭向斯里蘭卡爆炸受害者默哀。在警方宣布逮捕爆炸嫌疑人的同時,死亡人數已增加到290人,此次連環爆炸是斯里蘭卡十幾年來最嚴重的襲擊事件。
攝影:ARIF ALI,AFP/GETTY
 
  1990年,泰米爾人驅逐了北方省的7萬多穆斯林居民。“這是斯里蘭卡歷史上非常黑暗的一章,”斯里蘭卡前國會成員、穆斯林領袖M.M. Zuhair對我說。近年來,激進的佛教徒分別參與了2014年和2018年的反穆斯林騷亂。極端主義佛教團體BBS的領導人Galagoda Atte Gnanasara曾對我說過一句話,充分體現了他們對穆斯林的敵意:“他們想破壞宗教多樣性,制造宗教壟斷。”
 
  當然,任何種族迫害行為都不能成為恐怖主義的正當理由。不過,我們應該在譴責伊斯蘭自殺式炸彈襲擊者的同時,承認這種行為不會憑空出現。在斯里蘭卡內戰期間,拉賈帕克薩不斷稱泰米爾人為“恐怖分子”。在上周日的恐怖襲擊發生之后,這位強硬派前總統的家人現在被視為這場悲劇的最大政治受益者。數個月前,拉賈帕克薩曾在大選失敗后試圖發動“政變”,結果以失敗告終。如果拉賈帕克薩家族重新掌權,那么斯里蘭卡的暴力循環將有可能繼續下去。
 
  其中一枚炸彈在肉桂大酒店爆炸,也就是我在科倫坡的兩周期間寄宿的酒店。在拉賈帕克薩禁止記者進入泰米爾地區后,肉桂連鎖酒店的市場副總裁Dileep Mudadeniya曾幫助我獲得了訪問北方省的許可證。我不禁想知道,Mudadeniya是否會對總統的心胸狹窄而感到尷尬。
 
  對很多人來說,2015年的大選對斯里蘭卡來說是一個好消息,一個宣告這個島國終于迎來了和平并開始進行正常的商業活動的信號。不過,要真正實現這一點,需要的不僅僅是創業熱情。沒有任何國家能在不經歷一段“清算”時期的情況下成功地擺脫長期的種族或種族沖突,哪怕是美國也不例外。
 
  “我們已經重新投入運營,并決心變得更強大,”我寫信向這位肉桂酒店的副總裁表達慰問后,他如此回復道。近日的恐怖襲擊給斯里蘭卡提供了又一個改變的機會,而不僅僅是猛烈抨擊、宣布復仇和恢復正常。這標志著一個重建長期分裂的國家的機會。只有到那個時候,斯里蘭卡才能照照鏡子,第一次看到這個國家以笑臉相迎。
 
(譯者:流浪狗)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浙江快乐彩任选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