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大火之后,考拉距離滅絕有多遠?

澳大利亞大火之后,考拉距離滅絕有多遠?
這是澳大利亞昆士蘭州的一只考拉。在澳大利亞東海岸,這種標志性的有袋類動物有著廣闊的棲息地,那里也經常發生叢林大火。
攝影:SUZY ESZTERHAS, MINDEN PICTURES
 
撰文:NATASHA DALY
 
  澳大利亞正在遭遇史無前例的災難性火災季節。從悉尼到拜倫灣,幾十起叢林大火席卷了整個國家的東海岸,房屋、森林,甚至沼澤都被火焰吞噬。澳大利亞最具標志性的動物因此登上了新聞頭條。
 
澳大利亞大火之后,考拉距離滅絕有多遠?
救援人員為這只雌性考拉取名為Anwen。它在當地叢林大火中受傷,現在正在澳大利亞麥克夸利港的考拉醫院接受治療。
攝影:NATHAN EDWARDS
 
  受傷、死亡的考拉的照片最能體現火災帶來的災難性后果。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的博士后研究員Christine Adams-Hosking說:“考拉是多么無助的小家伙。鳥兒會飛,袋鼠會蹦跳著快速逃跑,而考拉的速度那么慢。它們基本上只能原地打轉。”
 
  毫無防備的考拉陷入困境,人們在關心之余,也感到困惑。整個周末,各大頭條和新聞媒體紛紛涌現了錯誤的信息,聲稱這些動物失去了大部分棲息地,已經“功能性滅絕”;這說明在危機時刻,錯誤的信息會迅速傳播。
 
澳大利亞大火之后,考拉距離滅絕有多遠?
紅點:截止到11月25日這一周,澳大利亞境內探測到的火災發生地點。
棕色區域:考拉的活動范圍。
© NGP, Content may not reflect National Geographic's current map policy.
Sources: NASA; IUCN
 
  考拉屬于易危動物,距離瀕危只有一步之遙。報道稱,到目前為止,在新南威爾士州北部的火災地區,已經發現350只至1000只死去的考拉。
 
  但專家表示,這并不意味物種的死亡。“我們不能這么快就得出結論,認為考拉已經滅絕,” 塔斯馬尼亞大學野生動物保護教授Chris Johnson說:“由于很多因素相互作用,考拉的種群數量會持續下降,但還沒有到一個事件就會讓它們滅絕的地步。”
 
  快來看看考拉目前的情況吧!
 
為什么今年火災季節,考拉受災如此嚴重?
 
  大火中的考拉似乎特別無助。它們唯一能做的,是沿著桉樹往高處爬,那里也是它們安家的地方;而在肆虐的森林大火中,考拉卻只能束手無策。
 
澳大利亞大火之后,考拉距離滅絕有多遠?
叢林大火席卷了考拉的主要繁殖地,麥克夸利港考拉醫院的志愿者正在搜尋受傷的考拉。
攝影:NATHAN EDWARDS
澳大利亞大火之后,考拉距離滅絕有多遠?
考拉醫院的工作人員正在治療雄性考拉Peter的傷口。被發現時,Peter嚴重脫水、休克,爪子、腳和耳朵都被嚴重燒傷。康復后,它將被放歸野外。
攝影:NATHAN EDWARDS
 
  桉樹本身是地球上最適應大火的植物,火災后很快就會發芽,重新生長。正常的大火往往觸及不到桉樹頂部,因此考拉相對安全。而這次考拉大量死亡,意味著事情不太對,塔斯馬尼亞大學消防研究中心的主任David Bowman說道。
 
  Bowman告訴我們,這次火災的規模史無前例,主要原因是氣候變化,以及原住民消防管理辦法落后,“它們的燃燒強度非常高”。 
 
  桉樹充滿了油脂,因此燃燒速度快、溫度高,有時樹皮會爆裂,向四面八方濺射出去。
 
  現在還只是澳大利亞的春天。“這對于叢林大火危機而言,簡直是火上加油,”Bowman說。他擔心隨著1月和2月的到來,氣溫持續上升,干旱加劇,情況會更糟。
 
還剩下多少考拉?
 
  2016年,專家估計澳大利亞約有32.9萬只考拉,這說明在過去三代中,種群數量平均減少了24%。
 
  Adams-Hosking表示:“很難估算考拉的種群數量,即便在情況最好的時候也是如此”,因為它們在澳大利亞東部的活動范圍非常廣闊,而且羞于見人,往往生活在高高的樹上。“一些種群已經在當地滅絕,而另一些情況還不錯。”
 
  威脅考拉的因素有:土地開發、食物退化(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增多導致桉樹葉的營養品質下降)、干旱、惡狗襲擊,以及衣原體感染。
 
  當然,還有大火。在那些遭遇了嚴重火災的地方,考拉的種群數量可能無法恢復。“但現在下結論還為時尚早,”Adams-Hosking說:“我們需要多年的監測。”
 
這次大火真的摧毀了考拉80%的棲息地嗎?
 
  并沒有。考拉的活動范圍遍布澳大利亞整個東海岸,十分廣闊。Fisher說,最近發生于新南威爾士州和昆士蘭州的叢林大火覆蓋了約100萬公頃(也有人稱250萬公頃)的地方,而在澳大利亞東部,考拉生活的森林則超過1億公頃。
 
澳大利亞大火之后,考拉距離滅絕有多遠?
在麥克夸利港的火災區,考拉醫院的志愿者發現這對母子Julie和Joey正在尋找食物和水。現在,它們在醫院里接受治療。
攝影:NATHAN EDWARDS
 
  除此之外,塔斯馬尼亞大學景觀生態學方面的博士后研究員Grant Williamson告訴我們,火災并不“代表那個地方被‘摧毀’,不再適合考拉生存”。
 
考拉“功能性滅絕”了嗎?
 
   “功能性滅絕”指的是某個種群沒有足夠的個體來繁衍后代,或在生態系統中發揮作用。
 
  大火可能殺死了很多考拉,“但這還不足以改變整個物種的受威脅狀態”,Fisher說。
 
  不少新聞頭條宣稱考拉功能性滅絕,這似乎是基于一家考拉保護組織于2019年早些時候的說法。當時科學界就有所爭議,現在依舊沒有達成共識。“在部分活動范圍內,考拉的確瀕危,但在另一些范圍內卻不是這樣,”昆士蘭大學生物科學學院副教授Diana Fisher說。
 
  Adams-Hosking說,在火災區,尤其是新南威爾士州北部,對于一些當地考拉種群而言,影響可能是“災難性的”。火災區三分之一的考拉可能已經葬身火海。
 
  但Johnson表示,另一些種群,比如維多利亞州南部的那些,則完全不受火災影響。
 
那么未來會怎樣?
 
  Adams-Hosking說:“即使在火災之前,考拉的情況也很不好。”雖然它們有政府保護,比如殺死考拉是違法行為,但它們的棲息地十分脆弱。“很少有考拉棲息地被劃為保護區,幾乎沒有。”她認為,政府需要把保護環境置于經濟增長之前。“在這種政治意愿介入之前(在澳大利亞還沒有),考拉的情況不會有任何好轉。”
 
  與此同時,距離悉尼北部約400公里的麥克夸利港考拉醫院,正在積極營救、治療考拉。這里也是受火災影響最嚴重的地區之一。根據《紐約時報》的數據,到目前為止,他們至少治療了22只考拉。
 
  Adams-Hosking和景觀消防專家David Bowman都認為,除了保護土地外,重新野化和安置考拉也很重要。“我們必須啟動這個項目,并開始適應,”Bowma說:“如果還想擁有考拉,我們就必須照顧它們。我們需要行動起來。”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浙江快乐彩任选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