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英格蘭的野生火雞數量創歷史新高,同時也帶來新的麻煩

撰文:BRIAN HANDWERK
 
新英格蘭的野生火雞數量創歷史新高,同時也帶來新的麻煩
在馬薩諸塞州的西紐伯里,一群野生火雞在郊區的車道上行走。
攝影:FRANK VETERE,ALAMY
 
  新罕布什爾州,阿姆赫斯特——在整個新罕布什爾州,野生火雞都很常見,它們成群結隊的在路邊行走,在后院徘徊。
 
  Ted Walski比任何人都清楚這一點:如今的情況都是拜他所賜。
 
  1975年,在新罕布什爾州西部的沃波爾鎮,這位新罕布什爾州漁獵部的生物學者從卡車車廂里釋放了25只火雞。這是一個物種再引入項目的一部分,旨在復原內戰前在新英格蘭滅絕的火雞。在森林消失和無限制的捕獵的共同作用下,新英格蘭的火雞在內戰前滅絕。
 
  “起初,我從沒想到火雞能增加到幾千只,”48年后仍在從事該工作的Walski說。實際上,新罕布什爾州的火雞數量激增,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期,現在大約有4萬只——自重新引入以來的最多數量,可能也是該州所能容納火雞的最大值。鄰近的幾個州和全美范圍內也進行了火雞的重新引入——目前緬因州有6萬只野生火雞,佛蒙特州有4.5萬只,馬薩諸塞州有2.5萬只——所有這些加起來總共多達600萬只,除阿拉斯加之外其它各州均有火雞繁殖。
 
  因此,是什么讓野生火雞成為美國歷史上最成功的野生動物再引入項目之一呢?最有可能的原因是,令人意外的是這種鳥能與人類共同生活。在郊區,火雞能利用邊緣棲息地,比如樹林和開闊的空間,享用人類提供的無窮無盡的食物,尤其是鳥食。此外,本地的食肉動物,比如狼和美洲獅,也基本上從火雞的大部分棲息地上消失了。
 
野生火雞
種類:鳥類
食性:雜食動物
群體名稱:群
野外平均壽命:3-4年
尺寸:體長:1.1-1.16米;翼展:1.25-1.46米
體重:2.5-8.5千克
種群趨勢:增加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紅色名錄狀態:無危物種
 
  不過,并不是每個人都對新英格蘭的火雞數量增加心存感激。這種以膽大著稱的鳥類令人討厭,擾亂交通,在前門(或感恩節前幾天的警察局)啄食,還會帶來潛在的危險:今年4月,在馬薩諸塞州坎布里奇市的街道上,一位35歲的孕婦被火雞襲擊了兩次。這些火雞重達9公斤,由于它們和人類之間的沖突越來越多,尤其是在春季繁殖季節,野生動物官員正試圖應對火雞會長留當地的現實。
 
  “我敢打賭,40年前,沒人會想到郊區和市內會有這么多火雞,”馬薩諸塞州漁業和野生動物部門的野生動物生物學者David Scarpitti說。“但很明顯,它們并非只是路過這里。”
 
火雞是如何復原的
 
  1634年,William Wood在《新英格蘭的前景》一書中提到了火雞的數量之多,他寫道:“一群火雞有時會有40只、60只、100只,有時甚至更多,有時少一些。”據Wood稱,在17世紀,不受管制的獵人一天可能會獵殺10只或18只火雞,這種做法基本上注定了東北地區的火雞滅絕。
 
  在20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美國許多州將火雞重新引入其原始棲息地。在火雞的原始棲息地,這種雜食動物在控制幾種植物和無脊椎動物種群數量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Walski最初從紐約-賓夕法尼亞邊境的阿利根尼山區捕獲了25只火雞,然后把它們放生到肥沃的康涅狄格河谷,該河谷與佛蒙特州接壤。
 
新英格蘭的野生火雞數量創歷史新高,同時也帶來新的麻煩
在馬薩諸塞州的坎布里奇市,一只母火雞停留在奧本山街的一個門口。
攝影:CRAIG F. WALKER,THE BOSTON GLOBE/GETTY
 
  起初,Walski的目標是農田,因為有證據表明,火雞在冬天需要用有機廢物和丟棄的玉米等農家食物來補充其常規飲食——堅果和橡子。(探險家Samuel de Champlain在1604年的新英格蘭之旅途中寫道,當地人告訴他,當玉米成熟時,火雞似乎就會出現。)
 
  然而,火雞顯然比想象的更堅強,盡管新罕布什爾州的奶牛場數量從1975年的600多個減少到今天的100多個,但火雞依然不斷增加。
 
  火雞之所以能存活下來,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后院的喂鳥器。“當冬天積雪深達幾十公分時,喂鳥器能幫助它們存活下來,” Walski說。
 
火雞帶來的麻煩
 
  波士頓附近的布魯克萊恩是野火雞數量顯著增加的社區之一。
 
  “我在布魯克萊恩長大,上世紀90年代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從來沒見過火雞,” 布魯克萊恩警察局負責動物控制的David Cheung說。“現在中學里有一群火雞在活動。我們接到的有關火雞的電話數量的確在不斷增加。”
 
  如果沒有狩獵和食肉動物,“我們就無法控制火雞的數量,”他說。多年來,布魯克萊恩市已經對一些火雞實施了安樂死,其中一些是受傷的,但這不是官方政策。
 
  人與火雞之所以會出現沖突,大部分原因是火雞喜歡在街道上行走,阻礙交通。“汽車駕駛員就像一頭看到汽車前燈的鹿。他們往往不知所措,因此干脆就停了下來,” Cheung說。這就會帶來另一個問題:火雞經常會攻擊在汽車閃亮的外殼上的倒影。“你會看到火雞啄別人的車,開車的人會很震驚,不知道該怎么辦。”
 
  火雞一直很大膽:新英格蘭人Ben Franklin在1784年寫給女兒的信中記錄了火雞的好斗本性,指出這些火雞“會毫不猶豫地攻擊那些穿著紅色外套的英國擲彈兵,它們以為擲彈兵會入侵農場院子”。
 
  不過,現在不同的是,火雞正在學習如何在城市環境中生活,Scarpitti說。
 
  “它們和人越熟悉,就越容易表現出這種深植于其生理機能的(支配性)行為。”它們一直這一對待對方。不過,當它們不再恐懼人類時,就會把人類當作自己的同類。”
 
共存
 
  當然,許多人喜歡看到野生火雞:例如,公火雞令人印象深刻的羽毛就很值得一看。在新罕布什爾州最近的一次漁獵調查中,492名受訪者中只有1人表示“非常不喜歡”火雞。
 
  Walski說:“令人震驚的是,在我們的調查中,97%的人喜歡或非常喜歡火雞。只有百分之一或二的人因為別的原因不喜歡。”
 
  許多城市人似乎同意這一點。Cheung說:“許多(布魯克萊恩)居民認為火雞待在城市里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這是驅使人們喂養它們的原因之一。”
 
  不過,野生動物管理人員說,對火雞和人類來說,最好的辦法是避免給它們喂食,其中包括丟棄喂鳥器。
 
  與火雞共存的其他策略包括保護花園(例如用網覆蓋住植物),對可能會觸發火雞領地意識的反光面進行模糊化處理,或者用噪音或水管驅趕離的太近的火雞。
 
頑強的火雞
 
  在美國東南部和紐約的大部分地區,野火雞在20世紀下半葉也經歷了類似的復原。不過,近幾十年來,火雞的數量有所下降。
 
  因此,新英格蘭也有可能出現這種情況,這里的火雞重新引入比其他州晚,美國野生火雞聯盟的野生生物學者Matt DiBona說,美國野生火雞聯盟是一個致力于提倡野生火雞狩獵和保護的非盈利組織。
 
  DiBona說:“捕食者增加、筑巢成功率下降、疾病等因素都是新英格蘭火雞有可能會面臨的生存壓力。”
 
  不過,Scarpitti認為,新英格蘭郊區的火雞可能已經找到了很好的生存空間,因此不會受到這些變化的影響,甚至新英格蘭的冬天也不會成為它們的生存障礙。
 
  他說:“2014- 2015年的冬天對野生火雞來說可能是最糟糕的情況,據我估計,那個冬天對火雞的數量幾乎沒有影響,因為補充食物起到了緩沖作用。因此,如果那一年的火雞數量沒有減少,我認為未來火雞數量也不會減少。”
 
  相反,看起來在美國人的后院看到火雞,就像火雞出現在我們的感恩節餐桌上一樣常見。
 
(譯者:流浪狗)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浙江快乐彩任选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