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才是海洋霸主:大白鯊與逆戟鯨的終極之戰!


南非的生物學家正在調查被逆戟鯨殺死的大白鯊的尸體,很少有人看到這種現象。
 
撰文:EMMA RIGNEY
 
  幾年前,Alisa Schulman-Janiger聽說大白鯊的尸體被沖到南非的海岸,而且沒有了肝臟,她簡直驚呆了。
 
  “我當時就想,生活總是似曾相識,又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Schulman-Janiger是一位生物學家,也是洛杉磯縣自然歷史博物館的研究員。
 
  1997年10月,在舊金山附近的法拉倫群島,游客們坐在觀鯨船上,親眼看到兩只逆戟鯨攻擊一只大白鯊,并吃掉了它的肝臟。
 
  這是人們首次目睹逆戟鯨吃大白鯊,這一事件也引發了一系列的新研究。Schulman-Janiger和很多人都在疑惑:即便是逆戟鯨,其他海洋捕食者怎么可能凌駕于全能的大白鯊之上? 
 
  蒙特雷灣水族館的季節研究員Scot Anderson在《捕食大白鯊的鯨魚:現場直擊》節目中說到:“從那時開始,關于逆戟鯨和大白鯊的觀點似乎都發生了變化。”
 
  “這徹底改變了每個人的看法。”
 
  事實證明,這并非僥幸成功。2017年,5只大白鯊在南非的西開普省擱淺。雖然沒有人看到南非逆戟鯨殺死鯊魚,但對比其他襲擊事件,罪魁禍首呼之欲出:逆戟鯨。
 
  Anderson說,總體來說,這些事件表明,這兩種捕食者之間的相互作用對食物鏈有著莫大的影響。比如,他最近的研究顯示,逆戟鯨的出現導致鯊魚離法拉倫群島周圍的象海豹群遠遠的,于是大白鯊的主要獵物:海豹成了受益者。
 
  Anderson告訴我們,繼1997年的襲擊事件后,整個大白鯊種群(大約100只)提前離開了島嶼,放棄了一年一度的海豹大餐。
 
  從2006年到2013年,研究團隊用聲學標簽標記了165只大白鯊,并證實了他們的假設:在與逆戟鯨狹路相逢的那些年,它們吃掉的海豹相對較少。
 
美味魚肝
 
  南非開普敦研究中心的海洋生物學家Alison Kock已經對兩條逆戟鯨展開研究,它們攻擊并吃掉了寬吻七鰓鯊的肝臟。這種鯊魚生活在福斯灣的海藻中。
 
  Kock給它們取名為Port(左舷)和Starboard(右舷),因為它們的背鰭一左一右地耷拉著。
 
  2017年,大白鯊的尸體被沖上岸,Kock和同事懷疑這兩只逆戟鯨是幕后黑手。他們對這些完整的尸體進行了犯罪現場調查式的尸檢,發現兩只胸鰭之間有整齊的撕裂痕跡。顯然逆戟鯨知道肝臟的確切位置,直接從傷口處把肝臟吸了出來。
 
  大白鯊與寬吻七鰓鯊尸體之間有不少相似之處,Kock和同事據此判斷,兇手仍是這兩只逆戟鯨。此外,有業余愛好者拍下了1997年加州襲擊的視頻,從中可以看出南非逆戟鯨可能以類似的方式合作捕殺大白鯊。
 
  “這兩只逆戟鯨的技術似乎已經近乎完美,太神奇了,” Schulman-Janiger說:“就像用手術刀做手術一樣。”
 
  這是“一次絕佳的機會,我們可以進行詳細研究,特別是能追蹤尸體,在加州就沒有這種好事情了”。
 
  逆戟鯨之所以盯上了鯊魚的肝臟,可能是因為它們脂肪含量高、味道鮮美。Anderson在節目中說:“想想黃油、培根,人類也愛高脂肪食物。”
 
  而一塊巨大的白色肝臟(維持浮力的關鍵)則是一道豐盛的大餐:多達270公斤的肉。
 
神出鬼沒的殺手
 
  南非比勒陀利亞大學的鯨豚生物學家Simon Elwen說,相比加州的逆戟鯨,科學家對南非逆戟鯨的研究比較少,部分因為人類很少遇到它們。
 
  “它們往往出沒于大陸架或更深的水域,沒有人進行針對性的拍攝或標記研究,所以我們對逆戟鯨個體了解的不多。”
 
  2019年,Port和Starboard對另一種鯊魚下手了:短尾真鯊。
 
  這一次,Elwen和團隊不僅觀察它們的行動,甚至成功從其中一只動物身上提取了一小塊肉的樣本。他表示,這些數據可以帶來更多信息,比如它們的飲食情況、基因信息等。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浙江快乐彩任选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