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報道:研究者在澳大利亞蛋白石礦中發現恐龍新物種

獨家報道:研究者在澳大利亞蛋白石礦中發現恐龍新物種在上圖中,在如今澳大利亞的閃電嶺附近,一群Fostoria恐龍沿著湖岸行走。
繪圖:JAMES KUETHER

撰文:JOHN PICKRELL

  近日,科學家在《脊椎動物古生物學》期刊上發表報告稱,在澳大利亞發現的異常豐富多彩的化石屬于一種新的食草恐龍物種。這些化石不僅屬于澳大利亞發現的第一個恐龍群,而且是迄今為止在蛋白石中發現的最完整的恐龍化石。

  這些恐龍化石共100多塊,發現于悉尼西北720公里的閃電嶺鎮附近,呈現出罕見的藍灰色,偶爾還會閃現出寶石般的明亮色彩。閃電嶺以盛產用色彩鮮艷的蛋白石切割而成的化石而聞名。蛋白石是一種寶石,是地下的高硅溶液在長期濃縮后形成。不過,發現一個全新的恐龍物種的確非常令人矚目。

  “每次我們發現一種新的澳大利亞恐龍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因為澳大利亞發現的恐龍太少了,”墨爾本斯威本科技大學的古生物學家Stephen Poropat說,他沒有參與這項研究。他指出,目前澳大利亞已知的恐龍大約有24種,包括去年在閃電嶺發現的另一種恐龍韋瓦拉龍。

  新發現的恐龍被命名為Fostoria dhimbangunmal,這是一種類似禽龍的恐龍,生活在大約1億年前的白堊紀中期,當時這個地區是一片廣闊的泛濫平原,湖泊和河流都會流入內陸的伊羅曼加海。

  “泛濫平原經常是潮濕的,而且植被豐富,是食草恐龍的理想活動地點,”研究負責人、新英格蘭大學的古生物學者Phil Bell說。

  Poropat補充說,研究閃電嶺出土的恐龍化石所處的時間段非常重要,因為當時地球正經歷著過去1.5億年里最溫暖的時期。

  “這些恐龍生活在一個非常不可思議的溫室地球上,當時的地球可能看起來很不一樣,這些化石可以告訴我們恐龍是如何適應當時的環境的,”他說。
 
獨家報道:研究者在澳大利亞蛋白石礦中發現恐龍新物種這塊趾骨化石屬于一種名為Fostoria dhimbangunmal的恐龍。這些化石都發現于一個曾經的蛋白石礦,并呈現出蛋白石的所具有的鮮艷色彩。
攝影:ROBERT A SMITH;供圖:THE AUSTRALIAN OPAL CENTRE
 
獨家報道:研究者在澳大利亞蛋白石礦中發現恐龍新物種這塊化石是Fostoria恐龍脊椎骨的一部分。類似的蛋白石化石在制作過程中經常被切割,并且在珠寶交易中丟失。
攝影:ROBERT A SMITH;供圖:THE AUSTRALIAN OPAL CENTR
E

大量恐龍化石

  1986年,長期在閃電嶺開采蛋白石的礦工Bob Foster發現了一塊化石。澳大利亞博物館的科學家們和澳大利亞陸軍預備役的軍人一起,幫助Foster進行了發掘,結果在巖石堆中發現了大量恐龍化石,之后博物館對這些化石進行了收藏。

  然而,實際上這些化石被擱置了15年左右,一直無人研究,并在悉尼的一家蛋白石商店公開展出,這促使Foster決定將其收回。Foster把化石拿回閃電嶺,他的家人最終將其捐給了當地的一家博物館——澳大利亞蛋白石中心,Bell在那里對化石進行了研究。

  蛋白石化石是一種獨一無二的化石組合,為了保護化石,科學家保留了大部分化石的原貌,采用電腦斷層掃描儀對其進行數字化掃描研究。

  “我們最初認為這是一具骨架,但當我們開始研究單個骨頭時,發現了四個肩胛骨的部分骨頭,彼此大小不一,”他解釋道。

  其中大約60塊骨頭可能來自一頭4.9米長的成年恐龍,而其他的則來自不同大小的未成年恐龍,這促使Bell猜測這些化石可能是一個家族或一小群食草恐龍的遺骸。

  “我們發現了來自恐龍軀體各個部位的骨頭,但不是完整的骨架,”他說。“這些骨頭包括來自肋部、手臂、頭蓋、背部、尾巴、臀部和腿部的骨頭。因此,這是澳大利亞已知最完整的恐龍化石之一,該恐龍物種的骨骼完整度為15%-20%。”

  研究者之所以將新發現的恐龍命名為Fostoria,是為了紀念Bob Foster,而dhimbangunmal這個物種名稱在當地的原住民語言中意為“羊牧場”。這是Foster的妻子Jenny(Gamilaraay土著居民)選擇的,以紀念Foster曾經工作的蛋白石礦的所在地——羊牧場。

進化的鴨嘴獸

  Fostoria恐龍與一頭大象的長度相當,習慣用后肢走路,盡管科學家推測它有時會用四肢走動。Fostoria恐龍可能以一種叫做馬尾草的原始植物為食,也吃大葉南洋杉和肯寧南洋杉,該地區也發現過這些植物的化石。

  Fostoria是禽龍和澳大利亞最著名的恐龍——木他龍的近親,同時還是一種恐龍的早期成員。這種恐龍在其他地方演化成了鴨嘴龍,后者在大約6600萬年前的恐龍時代末期遍布北美和亞洲。

  “早期的鴨嘴恐龍堪稱是一種原生湯,后來的許多奇異恐龍物種都是從中進而化而來,”北卡羅來納自然科學博物館的古生物學家Lindsay Zanno說,她沒有參與這項新研究。

  “盡管近年來全球發現了許多像Fostoria這樣的早期鴨嘴龍,但對于這些食草動物在進化上為何如此成功,我們仍有很多需要進一步研究,”她補充道。

  “弄清楚上述問題對于了解恐龍生態系統至關重要,尤其是生活在南方大陸的恐龍,而Fostoria恐龍的發現,讓我們離解決這個問題又近了一步。”

(譯者:流浪狗)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浙江快乐彩任选3技巧